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

请记住盗墓小说网,www.daomu1234.com,如果被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遇到图片章节,请横屏阅读。

我听后那个感动啊,谁知她又说:“不过后来实在饿得受不了就吃了碗饺子。小^说^无广告的~小说~网”

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一天天度过,我感觉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,每天早晨睡到自然醒,然后晃悠着来到鲜花店,花店平时都是小丽打理,我去后也没什么事,通常去转悠一圈后便去梦雯家跟江海涛下两盘象棋,阎罗殿里的事务也渐渐地不需我打理了,因为梦雯告诉我秃顶胖子又选了一位阎王,新阎王上任的前一天,梦雯也结束了她红衣判官的生涯,所以她也没见过新阎王长啥样,我想秃顶胖子他是有意这么做,他不想让阳间的人知道谁是阎王,尤其是我跟梦雯这两位曾经在阎罗殿就职的人知道太多。

 ¥¥¥¥。¥

 没天理啊,就算是跟皇帝下棋吃个小卒也不会惹龙颜大怒吧,不过后来我细想了一下自己也有点不厚道,本来能把他给将死,可我非杀得他一个棋子不剩,连一小卒都没留,恩,我这样做好像不太厚道吧,反正要是换了我,我肯定自己就掀棋盘…

 能表达我现在心情的歌?我想了又想,于是唱了起来:“啊啊啊啊啊啊,阿姨压抑哟,阿姨压抑哟,啊啊啊啊啊啊,啊查几个蛋,这个蛋,这个蛋,这个蛋个几个蛋,这个蛋,找个洞~~~~”恩,我当时的心情很忐忑,所以就演唱这一号称神曲的《忐忑》,结果刚唱了个开头就听到小吴在里面喊道:“小徐,快让他进来吧,我受不了了!”

 不是吧,她又不是不知道我唱歌跑调,这不是让我当众出丑嘛,恩,不过好在有一歌我唱起来不跑调,那就是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于是我便清了清嗓子唱道:“起来!不愿做奴隶的人们~~~”

 我尴尬地说道:“恩,别激动,那十二辆车不是咱的。”我刚说完,从对面楼上也下来一对新人,那新郎抱着球形一般的新郎正挨个询问这些婚车哪辆是他雇的呢,哎,凑一起结婚真是啥麻烦都能遇到啊。

 他敢让具有能力的未来人为他打工,他敢对国家隐瞒真相,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保护人类,维护世界和平,恩,其实这也不是yy小说。

 距离婚宴开始的时间快到了,亲朋好友该来的也都来了,恩,没来的也都托人把红包送来了,我俩正准备进入酒店接受司仪的刁难时,一辆三轮车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出现在我俩面前,骑车的这人我认识,是牛叉家政公司里那位经常帮我们花店送花的,名叫小飞的小伙子,恩,三轮车后兜里怎么挤了五六个人,好嘛,在如此严重载的情况下他还能把三轮车骑得飞快,这种体格应该去参加奥运会。

 “呵呵,阎王大婚,我们怎么能不来?”秃顶胖子笑着从三轮上跳了下来。

 秃顶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无事忙,不要以为你当过阎王就很牛叉,真正牛叉的人都聚集在牛叉家政公司呢,以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他们。”

 啊?我是明白了,这丫头是跑这儿搞创收来了,不过我早有准备,赶紧扭头叫伴郎,你们猜我的伴郎是谁?浩子?不对,浩子已经结婚了,结婚的男人怎么能当伴郎?吴迪?哎~~~也不对,那家伙搞艺术的,留着一头长,他当伴郎,会被人家当成伴娘的,其实我的伴郎是伟哥,恩,这是他自己主动要求担任这一角色的,因为他曾经过誓,一定要陪着梦雯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,恩,结果新郎他是没戏了,只好当伴郎,也算实现了自己的诺言。

 小徐堵在门口假装疑惑地看着我问道:“咦?无事忙,你来干什么?”

 要是伟哥出马果然一个顶俩,他随手掏出几个红包边朝小徐他们丢了过去,小徐还没来得及接,房门就开了,小张和小吴俩人堆着一脸灿烂的笑容接过红包,金钱开道,所向披靡啊,我瞪了他俩一眼说道:“伟哥说了,红包里的钱就从你们这个月的工资里扣啊。”

 我一脸尴尬地收起了光盘然后对他们众人说道:“各位,里面请吧,恩,算了,你们还是跟我走吧,我给你们个单间,你们几位都是见不得人的主儿…”说到这里,我瞅了瞅骑三轮的小飞说道“兄弟,一起进来喝杯酒吧。”

 又经过一番众人的戏弄我才得以抱起梦雯下楼,下楼的时候,梦雯凑到我耳边说道:“无事忙,为了让你抱我时省点劲,我今天早饭都没吃。”

 这个黄色青年,没看到正在录像嘛!恩,事后得拜托摄像师把这轱辘掐了。

 新房装修完毕后,我又雇了一家家政公司把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,恩,这家家政公司的名字很特别,叫牛叉家政公司,老板是位姓孙的年轻人,据说他曾经是位搓澡工,后来开了这么一家公司,而且生意兴隆,日进斗金,这家公司跟我有业务往来,平时有人来我的花店定花我都是委托他们公司去送,说起来有些怪异,他们公司有位名叫小飞的员工很是厉害,不管往市区什么地方送花,他总能在五分钟之内搞定,最重要的是这位小飞所使用的交通工具竟然是辆人力三轮。

 “去新西兰了。”秃顶胖子平淡地说道。

 《牛叉家政公司》简介

 “梦雯!”我边说边要硬往里闯,结果小徐死死地挡着门口喊道:“干嘛呢,干嘛呢,主人还没同意让你进来你就往里闯,这可是非法入侵民宅,我一脚把你踢废了都算是正当防卫!”

 我不知道是不是秃顶胖子忘记回收我的法术了,反正告别阎王这一职位后我的手机竟然还能连到生死簿上,而且我竟然还能使用灵魂出窍,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再使用这些法术了,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花仙子鲜花店的老板,恩,本来梦雯是老板的,可她这段日子得照顾父亲,对了,她父亲江海涛经过手术后身体恢复的很快,恩,脾气也渐长,那天我跟他下象棋,结果就吃了他一个小卒就让他朝我咆哮道:“无事忙,你小子要是再这么跟我下棋我就不把闺女嫁给你!”

 中午十分,我跟梦雯像俩门童似的站在酒店门口迎接着各自的亲朋的好友,这些亲朋好友像递给门童小费一样往我俩手里塞红包,得亏梦雯有先见之明,婚礼前买了个大的手包,要不这些红包还真没地儿放。

 好吧,我坦白,这个故事其实是这样的…以下省略n万字,你们知道了吧,其实这还是一篇搞笑小说。

 哎呀,这点我可真没想过,这不是第一次结婚没经验嘛。

 “阎王。”车后兜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我愣了一下,然后仔细辨认了一下,好家伙,这几位不是别人,正是阴间我那帮伙计啊,恩,那个留着秃宝盖儿型,穿着一身唐装,乍看上去跟瓢虫似的那胖子不就是地藏王菩萨吗?恩,那俩跟奥特曼一般的家伙不正是带着头盔的牛头马面吗?还有…啊?大妈也来了?这不太好办啊,她儿子也在参加我的婚礼呢,这要是俩人见了面,不敢想象啊,恩,还有黑白无常,通常他俩到哪哪就没好事,今儿可是我大喜的日子。

 “好哇,你还想翻身?”小徐喊道“不行,换一个能表达你现在心情的歌!”

 说到梦雯出嫁,我不得不提,婚期已经定下来了,明年五月二日,日子不错吧,可当我把婚期告诉浩子时他却摇头道:“无事忙,你咋能选这么个日子呢?要知道五二那天扎堆结婚的人有多少!那天你看看各大酒店,全是婚宴,好不夸张的说,站在酒店门口迎宾的新人至少也有五对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举办集体婚礼呢。”

 “几位怎么来了?”我既高兴又惊奇地问道。

 “行了,别逗他们了。”伟哥一下子把我推进了屋里,恩,梦雯正坐在床上笑着看我呢。

 他原本是一名梦想成为白领而实际只是穿着白内裤的搓澡工,可他最终越了自己的梦想,成为了一家日进斗金的家政公司的老板,恩,其实这不是励志小说。

 小徐继续刁难我道:“那你说你媳妇叫什么名?”

 (全剧终)

 牛叉家政公司?真是一个神奇的组织啊。

 “要想进来也行,唱歌吧。”小徐刁难道。

 我关了影碟机,看来咱今晚得靠自己摸索着来实践:“恩,对啊,今晚我应该看的是你哦。”说着,我亲了亲梦雯的脸颊,然后…下面省略三千字,大家猜去吧。

 “废话,当然是来娶媳妇的!”我喊道。

 老太太说着还指着日历牌上的五月二日说道:“瞅瞅,五月前三天都是红日子,红日子就不错!改什么改啊。”

 我瞅了瞅他说道:“这么说你们是来参加我婚礼的?恩,有红包吗?”

 他混迹于不同的组织中,倒霉的是这些组织都要他做同一件事,那就是充当卧底,于是他成为了卧底专业户,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头的,恩,其实这也不是谍战小说。

 “最主要的是五二这日子不好,五二,谐音我二…”浩子继续分析道,我听后觉着似乎有点道理,于是便跟梦雯商量着更改婚期,谁知梦雯的姥姥知道后用指头敲着我俩的脑袋说道:“年轻轻的怎么也信这个,我这老婆子都不信!”

 秃顶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当然了,随份子这种事咱还是知道的。”说着,他从瓢虫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盘,然后悄声说道“最新的大片,你绝对没看过…”

 他没喝酒?怎么听他的话像是喝大了啊,可就当我疑惑的时候,只见小飞双脚一蹬,他跟他的三轮车立刻在我面前消失了:“啊?他…他哪去了?”

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无官一身轻,说这话的人其实就是为了图一心理安慰,我告别了阎王这一职务后并没感到有多轻松,因为梦雯还担任着判官呢,虽说我晚上去不了阎罗殿,可梦雯还能去啊,而且这段日子阎王的职位一直空着,阴间有点什么事她都告诉我,让我帮着办办,也就是说我不是阎王了却还干着阎王的活儿,这算什么事嘛,不过梦雯告诉我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多久了,因为她也递交了辞职报告。

 “真的?骑着三轮去新西兰?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我惊讶地问道。

 “新婚之夜你怎么看起这个来了?”梦雯有些疑惑地问我。

 我说她说话时怎么一股子韭菜味啊,好容易把梦雯抱下楼,梦雯看到一溜的婚车吃了一惊:“无事忙,咋不是说好了用六辆婚车吗?你怎么整了这么多?十八辆!”

 小徐一咬牙,狠狠地说道:“休想!没有红包就别想进门!”

 小飞一指自己的三轮说道:“那怎么行?我开着车呢,不能酒后驾驶,再说了我得去趟新西兰送个快递,有位母亲正为自己远在新西兰留学的儿子担心呢。”

 转眼间到了我大婚的那天,不出浩子所料,这天结婚的人太多了,只我所居住的小区就有七户娶媳妇的,去梦雯家接她时现她所居住的小区竟然有十一家娶媳妇的,好嘛,选这天结婚的确有点二,在一阵阵鞭炮声中,我手捧鲜花在浩子等一帮兄弟的簇拥下直奔梦雯家门口,恩,把守大门的竟然是小徐、小张和小吴,过去广告公司那帮家伙太不仗义了,怎么都充当起了梦雯的帮凶。

 “小徐,大喜的日子别太暴力,你要是把他给踢废了,那今晚洞房花烛夜可咋整啊。”小张趴在门缝朝外喊道。

 可不是红日子嘛,国家法定假日历牌都是用红色字体嘛,感情用红色字体就是红日子啊,不过老太太话了我们也就这么定下了,明年五月二日结婚,恩结婚之前我当然得把我那屋子给装修一下,总不能用1945年空袭后的柏林般的房子把她娶进门吧,说起装修,那真是要了我的亲命,历时俩月的装修结束后,我深刻体会到了那些公鸟为了吸引母鸟而一根根叼树枝垒窝的不易。

 新书《牛叉家政公司》将在本月底开始,欢迎大家继续支持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去本书的作品相关里看看。

 晕,在婚礼上收**当贺礼,我估计这事也只有三毛、哪吒、金刚葫芦娃能做的出来,成年人谁能干这事啊?

 经过一天紧张忙碌,我终于迎来了洞房花烛夜,客人都散去后,卧室里只剩下了我跟梦雯两人,恩,我打开影碟机,放进去秃顶胖子给我的那张光盘,恩,咱今晚就按照教科书一般的姿势来…可那光盘播放出来的影像却让我很失望,这不是**,而是我当阎王以来所经历的种种事情——初入阴曹,见父亲,抓贪官,斗杀手,闹天宫…恩,这么说吧,整个是一部纪录片,也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