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章

请记住盗墓小说网,www.daomu1234.com,如果被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遇到图片章节,请横屏阅读。

“什么话啊~老婆子我刚进冥界的时候可是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呢?那时候雷霆都被我迷到过。”孟婆得意洋洋的说着昔日的成年往事。黑白无偿看见孟婆打开了话夹子,都以最快的速度销声匿迹,空留下那位可怜的小鬼卒,听着孟婆的那些陈年旧事。

 画面再次转动,幽静雅致的院落,院落以白玉为砖,四周无数的丝绸垂挂其间,清风一吹,柔柔的白色波浪迭起。一个男人愁容满面的坐在古琴上,细细的抚摸,时而拨弄一下,古琴依然清脆。他离开古琴,站了起来,然后坐到了旁边的梳妆台前,拿起一把细小狄木梳,上面还残留着主人一丝一缕的长发,缠缠绕绕在其中,他极为轻柔的取了下来,放进早已经准备好的白色锦囊里。然后把梳子和锦囊放在梳妆台上的红木盒子里面。

 他转身,背对着,双手交错,放在胸前,自己静谧的望着古琴,宽阔的肩与高大的身躯,依然是旧时模样,就是脸上消瘦了许多。我望着他,以目光吞噬他的身影相貌。他似乎想到极为忧伤的事情,眼角有东西在闪动,他扬起面,求乞泪不要滚落,可是最终依然顺着面容滴落,他在哭泣吗?那个高高再上,那个桀骜不驯,那个冷酷的男人在哭泣,心中隐隐作痛,忧伤如水般的泛滥。

 “冥天,不要哭,你再哭,我心都碎了。”我用着他已往安慰我的话语,可是我却无法安慰他,哪怕是一个拥抱,一个抚摸泪迹都办不到,我只能用心陪着他忧伤,哭泣。

 冥天,他突然发出一阵嘶吼,然后趴在梳妆台上,宽大的背微微抽搐。房间里的粉色青莲被这一声举动的吼动,震了震,然后缓缓而落,一片接着一片飘在了桌上,地上,坠地极为轻小的响声,淹没在冥天的抽搐声中。口里不停的呢喃着:“雪依,你小时候,我天天守着你长大,你长大了我又怕你嫁给了耶路达。当你在冥界,一点一滴的表达着你对我的爱意,我真的好高兴。我不是一个会用言语表达感情的人,可是我爱你的心一直一直未曾改变,从见到你第一眼起,我就告诉过自己,你王雪依一定会是我的妻子,我的冥妃。如果你有来世,我一定好好对你,天天告诉你我爱你。雪依,曾经你告诉过我人要懂得惜缘,可是我还没来得极珍惜。”冥天,他突然发出一阵嘶吼,然后趴在梳妆台上,宽大的背微微抽搐。房间里的粉色青莲被这一声举动的吼动,震了震,然后缓缓而落,一片接着一片飘在了桌上,地上,坠地极为轻小的响声,淹没在冥天的抽搐声中。口里不停的呢喃着:“雪依,你小时候,我天天守着你长大,你长大了我又怕你嫁给了耶路达。当你在冥界,一点一滴的表达着你对我的爱意,我真的好高兴。我不是一个会用言语表达感情的人,可是我爱你的心一直一直未曾改变,从见到你第一眼起,我就告诉过自己,你王雪依一定会是我的妻子,我的冥妃。如果你有来世,我一定好好对你,天天告诉你我爱你。雪依,曾经你告诉过我人要懂得惜缘,可是我还没来得极珍惜。”冥天低着头,泣不成声“这是你想听的话语,我会一遍一遍的重复,每天一遍,直到你听见。雪依,你是我冥天最爱的妻子,你是我冥王一生一世的冥妃,你是我的珍宝,我的至爱。”冥天一直不停的在脑海里着,重复着,昔日我要他对我所说的话语,以前的他总是皱着眉头,一副宁可上刀山,下油锅,也不宁可告诉我爱的王,如今却一下子说了这么多。他记得我所说过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。

 “不论是谁,都是有情易有意的,大家都逃不过一个情字。”心底莫名的滋生出这句话语。

 “不,他不同,他是高高再上的冥王。”我拼命的朝着自己解释,解释一些我都不明白的事情。

 “那羽帝那?他也是高高再上的羽帝。”心底回驳道。

 而我,只能顿时哑然,是啊!羽帝呢?我又要把他的情系何处。

 远远的,我听见心底传来的声音。

 既不回头,何必顾忌。

 既然无缘,何须誓言。

 今日种种,似水无痕。

 明日何夕,君已陌路。

 我无法忘记冥天,我也无法辜负羽帝,我究竟舍谁取谁?宿世因果总是有欠有还,这一瞬间欠下的,下一个交错点始终要还,究竟是冥天欠了我,或者是我欠了羽帝。命运缠缠绕绕的交错,又究竟是冥天错过了我,或者是我错过了他。

 耳边传来了冥天的低沉呼唤,传来了羽帝柔情似水的情语。一个是座冰山,我用柔情也无法融化,用死亡来交替的爱情;一个是座火海,以热烈火焰般炙热的爱情一点一滴的暖化我对情字,所建筑起的,牢不可破的城墙。

 可是我输了,输在两个男人的手中,输得体无完肤,输了一切,包括最后一丝的尊严。不论我选择了谁,这辈子我也许都会念着谁。爱情,没有了想要,要到了却难舍难分。

 一颗心分成了两半,冥天,羽帝,我究竟爱谁多一点,欠谁多一点…

 殿内鼓噪笑声,音乐声阵阵,我不停的犹豫,徘徊。今天究竟是要当羽帝的妻子,还是要回到冥天身边去。

 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,也许与我哥哥在一起,过一些平静的生活,你会幸福些,对吗?”羽灡为我梳理着长发,声音有几许凄凉的味道。

 “难道你不相信,你哥哥会好好照顾我吗?”我嘴角泛着苦笑,满脸强装着堆积的喜悦,一个做新娘子的喜悦。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也如此的当过新娘子,喜悦填满了整颗心,仿佛在对全世界宣言着,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可是他依然没有给过我幸福。

 “好了,我的新娘子,过来,让我看一看我漂亮的小妻子。”他的薄唇上,染上一抹笑。

 他手上抱着一件粉色的嫁衣,上面绣着一只极为精细的凤凰,展翅欲飞,五彩缤纷的颜色,一丝一丝,一缕一缕,仿佛系在了心间,系在自己的感情之间,心中的情愫在看见嫁衣的瞬间,猛然流泻。

 “我的新娘子,你真的好美。这件嫁衣一定非常适合你。”他轻笑着,把我扯入怀中,我突然看见一个男子也做着和羽帝同样的动作,他在我耳边轻述着:“从今天起,你拥有了我半边的灵力,半边的江山,从此以后,我的冥界不能没有你。”

 羽帝把我抱到椅子上,坐在镜子前,轻柔的给我整理头发。那徐缓的动作,让我想起了一个男人,嘴里不由自主的溢出两个字:“冥天。”

 正在给我梳理头发的羽帝,肩膀抖了一下,然后听到嗒的一声。梳子掉落在地上,而他笑容在一瞬间凝固。

 “你还是记起来了吗?”他用双臂抱起了我的腰,胸膛靛温传递到我的背部,我的整个人,都被他的气息与呼吸给包围住。“不要想起来,好吗?”

 “好。”我自觉的答出,然后极为勉强的扯一了丝笑。“你先出去,我换嫁衣了。”

 羽帝满眼的惊愕,可是我却制止他想要问的一切,我们大家都明白,可是却不想捅破一切,作戏也好,欺骗也罢,过了今夜,我就是他的妻子。前尘旧梦,我通通忘却,我闭上眼睛,自己叮嘱自己:“不要在想了,忘记吧?忘记那双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眼睛,让另一双银眸代替。”

 羽灡走了过来,把一件接着一件的嫁衣套上身。“你忘掉了吗?你又忘得掉吗?你帮过我,我才会想帮你。”羽灡不停的质问,不停的摇动着我已经动荡不安,摇摆不停的心。

 “你过得幸福吗?你有没有想过几百年后,他老了,死了你怎么办。”我不解的凝视着她。

 “百年,转眼云烟过眼,可是爱情不止百年,我们在瞬间相知,相守。祈求百年之后,担忧百年之后,何不珍惜眼前。不会惜缘的人,爱情也不会待得太久。”羽灡手上依然麻利的帮我收拾着,嘴上却没有停过:“在知道你和冥天的故事之前,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,不是没有不老的红颜,而是没有不老的爱,不老的情。可是看见你们,知道你宁可牺牲了生命也要维护他,宁可魂飞魄散,却也要回到他的身边。”

 我努力的回忆起,我爱他的点点滴滴,难道过往爱他的心也老了,也埋葬,被羽帝的带来给取缔。不,不是的,我只是忘记了,忘记了曾经只要看见他笑就开心无比的自己。

 雪依,你是我冥天最爱的妻子,你是我冥王一生一世的冥妃,你是我的珍宝,我的至爱。脑子里不停的反复着这句话语,一遍一遍的反复自己的心境,一遍接着一遍的叮嘱,我是冥天的妻。

 “你不要再说什么了,不论发生什么我都是羽帝的妻子,我都是。”就算我是施舍,就算我是报恩,就算我是为了自己。

 “羽帝,你怎么了,我们的时辰到了。”身边的羽帝和羽灡轻轻的,把视线集中到我的身上。我牵起了羽帝的手,安抚的一笑“走吧?”

 羽帝长喘了一口气,温和的笑容再次的浮现“嗯,走吧?”

 羽灡大声喊道:“哥哥,你放了雪依吧?不要把你给她的恩困着她,不要把你的情套住他,哥哥你放手吧?爱情不是这样的,不是。”

 我们依然没有回头。我与他有些惊慌不定的银眸对上,然后闭上眼睛,求乞自己不要再像另外一双。

 羽灡不可质疑的凝视着我们,看着我和羽帝远远的离去。

 是的,昨夜我就想起了一幕又一幕,犹如劈过夜幕的闪电,我想起了一件又一件,有关于冥天的,他的笑,他的威严,他的好,他的温柔。可是我还能回头吗?羽帝对我如此的好,用一半的灵力让我重生,我岂能够辜负他呢?

 如果死去是我最后的结局,那为什么还要重生,为什么重生,我依然忘记不了你,如果失去才算是永恒,如果这是最好的解决,为什么我还是忘不了你。

 走到大殿的门口,我突然拉住羽帝的手,而脚却不再移动。心底不停的询问自己。“嫁或者是不嫁。”

 我扬起面颊,不停的审视眼前这双银眸,心底不停的告诉自己,羽帝是至高无上奠帝,没有了我,他还有成千上万的女人,如果冥天呢?他能没有我吗?能吗?我曾经答应过,生生世世不弃不离,我曾答应过,不会让他在幽暗的黄泉路独自呼唤我的名。

 “我不要嫁了。”我低语着,然后确定了一遍,

 “我不要嫁了。”我低语着,然后确定了一遍,坚定的告诉眼前的男人:“我不想嫁了。”

 羽帝在我耳边悠悠稻道:“看来你还是恢复了记忆,我怎么也无法阻止你。”他深情的望着我。“你待在我身边,却不会幸福,哪怕他让你哭泣,你爱的依然是他,对吗?”

 我低着头,无法回答他的这些质问。

 “你爱他是吗?”他在耳边低语着。

 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:“是,可是我…”

 “你要离开我是吗?回答我好吗?雪依,”他呼唤着自己的名,真真切切。

 自己如果要离去,他绝对不会阻止。我扬起面,突然不想听他那让人心碎的声音,不愿意再多看那哀伤的眸子一眼。

 我只能注视,我却是无言。

 “你会后悔的,放弃我这么好的男人。”他温柔的笑着,笑得有些凄凉得味儿。

 “我想我也会后悔的,但是至少现在我是如此选择的。”我附和的笑着,笑得免为其强。

 “我奠使,我爱你,但是你在我身边是不会有幸福可言的,你去吧?去找冥天,但是记住,如果受了伤,那么就回到我的身边来,好吗?”他极为恳切,他放了紧紧拽住的手,尊重了我的选择,作了一个永远的祝福者。

 轻柔的声音,让我觉得我欠了这个男人,好多好多,可是今生,我是无法偿还了。“谢谢你。”

 我转身想走,他却一下子拉住我的手,把我扯入怀里:“为什么,我拥有这么大的灵力,想要得到你得心却这么难。答应我,你要幸福。”他极为用力,仿佛要把我融入他的怀中,让我永远待着他温暖的怀里,安静谍着他的呼吸,他的续,他细绵轻柔的话语。

 当我再次扬面,他已经运用了二次空间转移。

 我眼中的泪还未滴落,轻轻的挂在腮边。他已经彻底消失在我的眼前,而周围的景物已经是冥府了。

 心中的痛楚在灵翼们的到来一扫而光。

 “王妃,你真的是王妃。”灵翼发现冥界多了一股灵力,寻着灵力而来。

 “灵翼。”我冲了上去,抱住它。

 “真的是我们的王妃。”它的嚷嚷招来了更多的人。

 大家一拥而上“属下参见王妃。”

 “王妃你不知道王受了好大一圈,他本来就是一个没笑容的人,现在除了拼命工作,拼命让自己累,不然他就是呆愣失神。”大家等我说完我的奇遇之后,围着我,一一开始回报着王的近况。

 我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,心也同样越抽越紧。“他现在在那里,我要去找他。”

 “他应该在忘情川的上游,为你采荷花去了。雷霆也跟着呢?”一个宫娥笑着道。

 “我去找他去了。”我冲着在向荷园那面跑去。

 远远的我看见了冥天和雷霆,冥天手中抱着几枝长茎荷花,我狂喜的喜悦充满了心中,可是他一转身,我的心又被揪了起来,正如大家所说的,他好瘦,眼球都突了出来,并且空洞无神。和以前的他真是天壤之别,我所认识的冥天是充满霸气的,而现在的他犹如风中的落叶,虚弱得连一阵风吹过,都会让他站不稳脚。他仿佛若有所思的走着。

 突然听到雷霆一声:“王,小心啊!”雷霆上前扶了他一把,要不现在的冥天已经掉进河里了。

 “王,你这样已经是今天的第六次了。”雷霆叹息的说。

 “没事儿。”他继续栽采荷花。态度冷淡,脸色依旧是一贯的冰冷。

 眼泪不争气的浮上眼眶。

 我走了上去,轻轻的唤道:“冥天。”

 “雪依。”冥天惊讶又不敢相信,最后低着头,叹了一口气:“又出现幻象了。”

 “王妃,”雷霆也叫了出来。

 然后他们两个互递了一个眼神,确定了站在这的我,的确不是一个幻象。

 “雪依”他缓缓的靠近我,又不敢太靠近,怕希望太多,失望也就会更大,因为最近做如此的梦已经太多,太多,不想再尝试那种失去的痛。

 雷霆体贴的退了下去,把所有的时光都留给我们独处。

 他把手轻轻的靠近我的肌肤,他手中传来的温度,依然是我所熟悉与温柔的,而他宽厚的双手一点一点的触碰着,我的每一寸肌肤,不敢过快,怕我消失掉。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到了我的眼睛上,他抬起手,轻轻的给我擦拭了眼中的泪水。

 而我投入他的怀抱,牢牢的抱住他,就如同一个濒临死亡的人,最后看见的一抹眼光,抓住不放。

 “雪依,你真的回来了,你知道吗?我好想你,我爱你。”现在的他不再吝啬一个爱字,可是我知道我也不再需要这个爱字了,保留在心中,因为我知道他的心中已经被我填得满满的。“不要离开我。”他抱得更紧了些,我感觉到脖子润润的。

 “我回来了,我不会再离开你了。”我哭着安抚他道。

 静静的几分钟,我们之间除了哭泣声,就是偶尔掠过的风声,但是它也极轻,生怕打扰了我们。

 他把我抱坐在自己的膝上,手依然紧紧的拉着我,怕放开了我,就消失了似的。痴痴的望着我,依然不置信的问我:“真的是你,我没有做梦,这个梦太真实了。”

 我撑起身体,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唇瓣,让自己的气息与温度传了过去“现在你该相信我不是一个梦了吧?”

 “嗯,我相信了。可是依然不够,无法弥补我心中的痛楚。”他低下头吻着自己,四片唇似乎终于找到了归属,然后彼此互诉着离别的相思之苦。

 “告诉我,你是怎么回来的,你不是已经灰飞烟灭了吗?”

 我把羽帝如何救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他。

 他一边听,一边皱着粗眉,眼中凌烈的目光,辐射出如寒潭的冰冷,等我把话说完,他的眉毛才轻轻的舒展开来。

 “那我不是要谢谢羽帝了。”他有些不情愿的说。

 “我才不要你的谢谢,不是为了雪依,我是绝对不会霸手的。”上空传来了羽帝的声音。

 “谢是要谢的,但是这一辈子你也别想把她在抢走了。”冥天的眉峰又一次的聚拢。

 “别这么有自信,如果你不好好照顾她的话,不论天涯海角我也会抢回她的。”天空发出几声爽朗的笑声。

 我躲在冥天怀里,安静的看着这属于男人之间的战争。看来羽帝一定是不放心,一直跟着我。

 “哼!我们走着瞧。”冥天把我抱着向荷叶轩的方向走去,生怕怀中的宝贝再次被人夺去。

 我抬头看见羽帝在天空邪邪一笑,然后给我从上空抛下了一个飞吻,用口型比了几个字:“你一定要幸福哦!一定要。”

 而我能给他的只有微笑,微笑,再微笑,他对我的种种我无已为报。一刹那,他那柔和的眸子里,留下的是一种灭顶的忧伤,笑容在瞬间消失了,显现出来的是伤心欲绝的哀伤。

 他在天空喃喃道:“不论你是谁?你都是我王羽奠使,王羽的妻子,王羽比翼双fei的女人;不论今生今世,来生来世,你都将带着我的三片羽翅;不论你爱的是他,你心系着他,你是他的人,我都不在乎。你不是我羽帝的羽后,你是我王羽的妻子。我什么都不能给你,我只能给你一片亘古不变的心。这个世界真的有来世该多好,我可爱的雪依,上天很仁慈,给了你一个来生。而我呢?自己给自己一个来生,然后彻底的忘记你,忘记世界。一句羽帝后面饱含了好重的责任,饱含了好多人的命运。如果有来生,真的希望有来生,可是我自己只给了自己一个无止境的今生,今生让我遇到了一个人,一个让我无法去把握的人,而我自能用一辈子去品味她给我的这个来生,她所教导我不变而执着永恒的爱情。我只是希望在另一个世界的你,在冥天怀抱里的你,也一样回应着我的思绪,感同着我的思绪,然后偶尔回忆起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,在时间不再属于我们的空间里,偶尔会挂念着我。这就够了,我是伟大的羽帝,称天的羽帝,可是我却是守护

 他在天空喃喃道:“不论你是谁?你都是我王羽奠使,王羽的妻子,王羽比翼双fei的女人;不论今生今世,来生来世,你都将带着我的三片羽翅;不论你爱的是他,你心系着他,你是他的人,我都不在乎。你不是我羽帝的羽后,你是我王羽的妻子。我什么都不能给你,我只能给你一片亘古不变的心。这个世界真的有来世该多好,我可爱的雪依,上天很仁慈,给了你一个来生。而我呢?自己给自己一个来生,然后彻底的忘记你,忘记世界。一句羽帝后面饱含了好重的责任,饱含了好多人的命运。如果有来生,真的希望有来生,可是我自己只给了自己一个无止境的今生,今生让我遇到了一个人,一个让我无法去把握的人,而我自能用一辈子去品味她给我的这个来生,她所教导我不变而执着永恒的爱情。我只是希望在另一个世界的你,在冥天怀抱里的你,也一样回应着我的思绪,感同着我的思绪,然后偶尔回忆起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,在时间不再属于我们的空间里,偶尔会挂念着我。这就够了,我是伟大的羽帝,称天的羽帝,可是我却是守护不了自己最爱的人,一个无能的人类。我爱你,我的雪依。”上空不断的低语着,一个男人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呼唤了一遍又一遍。

 天空的大雨开始无止境滂沱,仿佛是回应着那份雪依无法回应的爱,羽帝不愿意在打扰眼下的一对碧人,悄无声息的走了。

 羽帝抬起头,望见无尽的苍穹,然后徐缓的闭上了双眼,银色的眸子中徒流下的是一滴透明的泪滴,晶莹而无瑕疵。

 而我,脸上盈满了笑容,羽帝的呢喃自语我并未听见,知足的依在冥天的怀里,轻声说道:“我爱你,冥天。”

 “我也爱你,雪依。”

 我在冥天的怀里流着泪,有一半是为了这一句简单的话语,我等了一千年,为的就是这一刻,总算是等到了。

 温馨的话语缭绕在这冰冷的幽冥之间,久久不散。

 (完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