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集 大结局

请记住盗墓小说网,www.daomu1234.com,如果被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遇到图片章节,请横屏阅读。

紫竹师尊此时帮我解围,说:“不如这样吧!我们给兰心来个时空幻影,让兰心自己觉得在这里玩了很久,很尽兴!实际上并没有过去多少时辰,让兰心‘尽兴而来,满意而归’,如何?”

 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我马上跳到紫竹师尊的旁边,挽着她的臂膀说:“我就知道紫竹师尊最疼我了!”

 “小丫头,偏是你爱胡闹!”紫竹师尊微笑着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说。

 了缘师尊微微摇头道:“此例一开,我们将来怎么服众呢?”

 我一听事情不妙,急中生智,马上从我的小包包里拿出一个随身听,笑嘻嘻的走上前对了缘师尊说:“师尊!我知道您老人家最爱听评书了,这个随身听就可以听评书,效果不错哦!那个单田荣的评书【隋唐演义】说的可好了,您老人家听听!”

 “单田荣?哪个单田荣?说评书的有个单田荣吗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了缘师尊回忆了一下,仍然摇摇头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:“你丫头不会记错了吧?”

 “没错!没错!师尊,您奥特啦!所谓‘江上辈有人才出,一代新人超旧人’您总记得评书界的几个‘老人儿’怎么行呢!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给他戴上了耳机,将随身听打开,了缘师尊这个‘评书谜’马上被里面的故事吸引了。(呵呵!搞定了一位)

 我正得意着,清虚师尊发话道:“好个兰心!你什么时候学会行贿了?”

 “行贿?行什么贿呀?”我一脸无辜状,装着十二分的茫然表情看着师尊说:“师尊?恕弟子愚昧,弟子听不明白。”

 清虚师尊哈哈大笑,站起身来:“愚昧?你还愚昧?你少给我装蒜啦!我现在要去静室打坐练功,没工夫跟你们小孩子家瞎胡闹。”清虚师尊一甩佛尘,飘然而去。

 此时紫竹师尊也乐得做好人,笑笑说:“你们姊妹们玩去吧,别在我跟前闹!”

 “紫竹师尊!我知道您是一个最最慈爱、最最和善的长者呐!”我一个激动,展开双臂准备给她来个大大的拥抱。

 “行了行了!离我远点,让我清静清静,你们别处疯去!”紫竹师尊笑着用手拦住我:“兰心,你玩玩儿还是回去吧!别在这儿乐不思蜀了!”

 施友上前禀道:“师尊放心,到时候我送她回去!”

 紫竹点点头说:“也好!侍弄兰草本就是你的职责所在,是应当不离不弃的才好。”说完,用拂尘在空中划了一道圈,我四周马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金光。

 紫竹师尊温和的说:“你们少玩儿一会儿,兰心四周的光圈褪去,就要速速重返红尘。兰心是一定要回去的,施友务必安全将她送到。如果拖延时辰,到时候回去物是人非、举目无亲,就没人能帮得了你了。”

 我和施友闻此言,马上躬身施礼道:“谨遵师尊教诲。”

 “兰心!我们到后院找各位姐姐们玩儿去!”影儿用手拉我,此时紫竹师尊也已闭目养神,我们不敢喧闹,悄悄地退了下来。

 到了后院的‘芬芳园’,那是我们姊妹们住的地方,一样的红墙碧瓦,晶莹剔透。却是一座别致的四合院,完全没有师尊们的居所那样恢弘的气势,如果说前面的住所有着王者的风范,那么这个‘芬芳园’就完全是江南水乡那样的温婉、的景象。

 四合院中间却是一座荷池,有一座蜿蜒的九曲小桥穿插其间,荷池中间也有一座凉亭。

 那些牡丹、芍药、荷花众仙子此刻也从居处迎出,款步而来。园中一时襟飘带舞、笑语声喧。

 牡丹仙子上身着一件白色的缎面抹胸,胸前绣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牡丹。下着艳丽的红色罗裙,秀发高耸,发髻中央也插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牡丹。肩似削成,腰若约素,手如柔荑,肌若凝脂。

 其他几位仙子也是体态婀娜,风姿卓越。却都是笑容满面,美丽、娇艳中却不失端庄雅致,使人敬之、爱之又不敢有任何妄想。

 我们都从不同方向的小桥上向凉亭走去,我和影儿她们先到的亭内,恭恭敬敬的给几位姐姐们施礼,问安!

 牡丹仙子抢先一步,将我们虚扶起来,道:“妹妹们莫要多礼,尔等刚刚回来,我们早已备下素酒瓜果为尔等接风。”

 我忙欠身答道:“姐姐们费心了!”

 荷花仙子温言说道:“各位妹妹莫要见外,快请坐吧!”

 这座凉亭完全被满池的荷花托举着,坐在凉亭之中,只觉得香风拂面,使人倍感清爽。

 此时几个童子捧着新鲜瓜果缓缓而来,亭内的玉石桌上摆满了各色瓜果,我们每人面前还有一杯清茶。

 牡丹仙子款款举杯道:“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,恭喜各位功德圆满,重返逍遥世界。”

 我们纷纷举杯,影儿笑道:“谢牡丹姐姐盛情!”

 我端着茶盅说:“牡丹姐姐,此番聚会,当请师尊们同来才好!”牡丹仙子笑道:“尔等不是拜见过师尊了么?师尊们清修要紧,儿辈们些许小事,如何屡屡烦劳师尊?各位妹妹们请了!”说罢,将手中的香茶一饮而尽,我们也都举杯共饮。

 这杯清茶喝在口中抵得过任何的琼浆玉液,喝完之后仍是满齿留香,回味无穷。

 柳盈盈喝过之后,放下茶盅,对着施友问:“施友!你真的要再回红尘中去么?”

 施友点点头,郑重的说:“是的,我既然是兰草侍者,就应该自始至终的陪伴她,保护她。”

 牡丹仙子含笑拊掌道:“大善!大善!施友忠心可嘉,有望成正果。”

 荷花回头对我笑道:“兰心,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善始善终。无论你认为自己多渺小,你的所作所为,一言一行难逃天眼,再不可率性而为。逍遥苑有史以来也未有中道而返者,师尊对你也算是格外开恩了。下到凡尘,切不可泄露天机。”

 牡丹仙子说:“无妨!兰心此时与我们相聚,虽然自认为非常清醒,此处行迹点点滴滴都可铭记于心。真要下到凡间,断不会记得此处情形。”

 我听到姐姐们训诫,自己也觉得此番前来,太草率了。故意转换着话题说:“施友!我在红尘中已经有十几年的阳寿了,你现在才准备陪我下凡,那我岂不是比你大十几岁了?你准备托生到哪一家啊?你到时候是不是还要喊我‘阿姨’?你还说保护我呢?只怕我还得给你买棒棒糖吃,教你念儿歌。”

 牡丹仙子们听了,摇着头又笑又叹:“偏是兰心小丫头怪话多,不说自己所识甚微,倒是故意钻牛角尖。”

 施友微笑着说:“世界何其广大,红尘何其浩淼?所有的异界精灵无不与人类休戚与共,同存于世。只不过世人浅见,自以为凡眼未曾识得,便是虚妄。我此次下界,只要我能够看得见你就是了,何必定要以一副‘臭皮囊’与你相见呢?”

 荷花仙子点头赞道:“侍者所言不谬!”又回头对我说:“兰心还要细细参悟,才不枉下界游历一番。”

 在几位姐姐面前,我又成了个‘愣头青’,干脆‘以小卖小’起来:“那施友会不会撵如游魂一般‘飘’到我面前,然后一扬手说‘嘿!兰心,我们又见面了?’”

 “哈哈!”施友大笑道:“那可未必哦!反正你现在已算是‘见多识广’的啦!我又不会吓着你。”

 牡丹仙子亲昵的捏了捏我的脸,‘狠狠’的说:“你这小丫头什么话都说得出来!”

 我想了想又问:“施友!你真要是飘飘荡荡的‘飘’到下界去找我,那不得吓倒一大片啊!”“不会不会!”施友挥挥手,爽朗的笑道:“任何时候都只有你能看得见我,其他的人断不会看见我的。”

 柳盈盈也拉着我的手说:“你放心,我们有机会也会找你去玩儿的。”

 我听说姐妹们也要去,更高兴了,又有些担心的说:“师尊会让你们去吗?”

 “怎么不会呢?”影儿说:“你可以跑到逍遥苑来度假,我们就不能偶尔到红尘中去休闲?”

 “很是!很是!”牡丹仙子微笑着点点头,正儿八经的说:“所谓‘来而不往,非礼也!’”

 知道我并没有与他们分开,我心中非常高兴。不管以后什么时候能够遇见她们,但是我知道她们会来找我的,有希望的人生才是美好的。

 此刻牡丹仙子看着我说:“兰心,现在你四周的光圈已暗淡下来,你该速速返程了。”

 施友站起身来,对我说:“兰心!我们要回去了!”

 “兰心妹子!一路保重啊!”姐姐们也都纷纷起身相送,我们走出‘芬芳园’,姐妹们只能送到‘逍遥苑’门口就止步了。我和姐妹们告别,与施友一起驾着祥云向着红尘中而去。

 透过层层云雾,我看到下界有一处很大很大的宅院,雕梁画栋、庭院深深。于是我对施友说:“施友!你看,我到了,你回去吧!”

 施友摇摇头,连连说:“错了!错了!这是丫丫的宅院,不是你的宅院。”

 我诡秘的一笑:“师尊只说要我下界游历,并没有明说我要到哪一家去游历吧?”

 施友疑惑的问:“这样也可以吗?”

 我得意的笑道:“怎么不可以啊?体会不同的人生,不同的精彩,才不枉我下界走一遭!”

 施友仍然摇摇头说:“那是你的另外一本小说呢!读者不会有意见呐?”

 我笑笑说:“你看过金大侠的《射雕》没有?”

 施友点头:“当然看过,而且我还是金大侠的粉丝呢!”

 “这不就对了!”我慢慢的‘开导’他:“我也是‘金迷’,看完《射雕》我就想看《神雕》,看完《神雕》,我还会接着看他的《倚天》。生活要慢慢过,故事也要一个个的展开对不对?喜欢兰心的朋友们,大家继续到丫丫的老宅里串串门不是很好么?”

 施友有些茫然的问:“你的《老宅鬼梦》不是完稿了吗?”

 “谁说的?”我正儿八经的说:“反正是自己的作品,我不会继续往下续啊?”

 施友想了想:“也好!那我回去跟师尊禀报一声。”

 我咯咯直笑:“你禀报个什么劲儿啊?师尊在我的笔下,逍遥苑也在我的笔下,你还禀告谁去?”

 施友有些黯然的说:“那----我回哪儿去呢?”

 “嗯!”我故作沉思状:“看你这么忠心耿耿的份上,还是留下来吧!”

 施友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,激动的摩拳擦掌:“兰心!在你的《老宅鬼梦》里,还会给我分配个什么角色呢?我一定尽心尽力!”

 “这个嘛!----”我将语气拖了足足有十几分钟,终于说:“我还没想好!”施友马上晕倒!

 、、、、、、

 最后兰心献诗一首,以完此书:天道茫茫谁参透?随缘处世莫苛求!异界精灵无足惧,诚心相待可为友。摒却私心与杂念,‘逍遥’自在人心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