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鬼河暗礁

请记住盗墓小说网,www.daomu1234.com,如果被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遇到图片章节,请横屏阅读。

一行五个人都挤在河边的沙丘下,闭目养神。黎簇睡了4个小时,衣服敞开来晒着,醒的时候,身上还有干死的仙女虾子,梁湾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虾虫从他的皮肤上一只只地拔出来。他太累,睡得太死,竟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。

一醒过来,苏万就问他,船的事情怎么弄,他有什么计划。

这片海子四周有七八根死去的胡杨干木,还有很多的芦苇,他们收集过来后,用登山绳将胡杨木扎成了“三根木”木筏,芦苇成捆成捆地扎起来,绑在四周增加浮力,然后又用树枝在木筏两边做了两个平衡翅。

城里人手工很差,第一次下水木筏瞬间就散架了,拖上来又尝试了四五次才成功。

河中并没有太多仙女虾子,应该都聚集在海子一带。黎簇发现这河里是淡水,寒气冰凉,估计只有六七摄氏度,他估计从地底涌上来的水来自冰川。

木筏推入河中,装备被堆上去,人也一个一个坐上去,他们开始顺流漂起来。

火烧风还在继续,但是在冰川河水的凉意下,对他们影响不大。苏万非常满意,直夸黎簇办法好,不用走路而且凉快,不过,他还是担心会出事,这木筏看上去不是很结实。

大家坐在船上,气定神闲地看风景,杨好却一直盯着水里,想找条鱼用枪打上来。吃了太久的压缩饼干和方便面,他受不了化学防腐剂的味儿了。

“你说咱们会不会遇上什么怪鱼啊、大蛇啊这些东西。”苏万看着漆黑一片的河底,“不是说从地下一万米的暗河里出来的水嘛,保不齐还有恐龙呢。”

“冰是通过沙子滤上来的,一万米呢,就算纽扣大小的生物都上不来。”黎簇道,看了梁湾一眼,她正踢着水发呆。

“那沙漠也许也有沉睡在沙子中的怪物,被这些水弄醒了,出来搞我们。”

“狗日的,你是过不了太平日子是吧,想死可以,爷把你丢下去,不用麻烦怪物。”杨好怒了。

车嘎力巴插嘴问他们:“几位老板为什么带着冲锋枪啊,这不像是正规旅游啊。难道几位是当兵的?怎么没穿军服啊?”

苏万最能扯,立刻接了话。其他三人都不做声,让苏万一个人在那儿讲故事,苏万说:“我们三个是首长的警卫,出来给首长办事。首长的儿子在一次执勤的时候,死在了古潼京附近,一直没有找到尸体,我们一来是想找找尸体,如果实在找不到,就去那边拜祭一下。首长很思念儿子,但是碍于部队纪律不能亲自过来。带枪是因为听说古潼京那边有野兽出没,怕不太平,不然首长的儿子没拜祭成,我们也要留下来和他做伴就有点太不值得了嘛。”

车嘎力巴听得频频点头,指着梁湾又问道:“那这个漂亮姑娘又是么回事呢?难道你们想带到古潼京去烧了她拜祭用,给首长的儿子当媳妇?”

梁湾听着就好笑,说道:“我和他们是路上遇到的,跟着他们挺好玩的,也有个照应。”

车嘎力巴就呵呵笑,连说是的是的。

一路顺流而下,到了中午时分,已经漂出了5里多路,水路要比陆路略长,但是GPS显示差不多再有一半时间,就能到达目的地了。

到了这一段,湖面变得很宽,简直算条小江了。目测水深超过了5米,能看到水中真的有鱼,显然这条鬼河贯通好几个海子,其中有些有鱼存在也不稀奇。

杨好踩在木筏的顶部,用枪打鱼,打了一梭子子弹只打中两条鲢鱼。黎簇以前听说蒙古人不吃鱼,没想到车嘎力巴捞上来就熟练地刮掉鳞、挖掉内脏,在水里洗洗,就生着切片吃起来。 “海子里的鱼不腥,因为鱼不吃泥巴,没有土味道,我们都是这么吃。”

黎簇他们也吃了几口,味道极其甜鲜,比三文鱼都要入口清爽,两条鱼很快被吃了个精光。

吃完之后众人幸福地跳入水中游泳,早忘记仙女虾子的可怕。黎簇潜水下去,看到水底大量的胡杨木和芦苇,竟然都是活的。估计是鬼河出现得及时吧。

水浅的地方,阳光直射入水中,达到了一种“无水的境界”,他们好像飞在沙漠的上空,看着下方水流中金黄的胡杨林犹如金色樱花一样,而鱼就在树林中游荡,犹如仙境。

后来水流越来越湍急,黎簇几个怕出事爬回来晒太阳,梁湾朝他扑水逗他,他觉得惬意极了。

“都吃饱了吧,玩得舒服了吧。”车嘎力巴说道,“老板们听我说一下,我有个事情要和你们说一下。”

众人很少听到车嘎力巴主动发言,就好奇起来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你们出来行走江湖呢,别老是想着水里的妖怪、史前的怪物,这个世界上,最可怕的东西,永远是人。”车嘎力巴说道,“刚才苏老板说了那么多可能性,就是没有算过我会算计你们,这有点不太专业嘛。”

众人愣了愣,黎簇看车嘎力巴警觉起来,手按到了自己的冲锋枪上,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算计我们呢?”

“骆驼都死了嘛,20000块钱嘛两只。亏本买卖。”

“我们可以给你加钱啊,这本来就是因为我们造成的损失,你赚钱不容易,我们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“这里嘛,谁也看不到,北京人嘛,进来出不去很正常,出门在外,这种情况要多思考一下。”车嘎力巴说道,“你想不到,漂亮姑娘应该想到的嘛。”

黎簇点头,就觉得气氛不太对,杨好扬了扬冲锋枪,说道:“要算计我们先问过我的枪。”

“子弹刚才打光了嘛。”车嘎力巴嘿嘿笑道,忽然从腰间抽出蒙古刀,。一刀砍在绑木筏的绳子上。

绑的本来就不专业,瞬间木筏就解体了,所有人都从木筏上摔进了水里。车嘎力巴立刻抓住黎簇的背包,一个潜水,就往岸边游去了。对着黎簇大喊:“老板再见嘛,长生天会保佑你们这些好心人的!”

这里的水流已经非常湍急了,他们根本顾不上抓住车嘎力巴,就看到车嘎力巴把背包里的食物和水全部挪到自己包里,黎簇包着钱的小腰包也被他扯了出来。然后他把背包一扔,就朝来的方向游去了。

杨好想去追,黎簇大喊:“别追了,把包都追回来!否则我们追上他只能吃他的肉回去!”

杨好一听也对,三个人在激流中努力游动,把所有的背包都抓了回来,梁湾则抓住了一个浮木,所有人都靠了过去。

苏万抓着浮木,喘了两三分钟大气后,开始大骂:“老子要报警,这孙子太浑蛋了,什么鸟人嘛,在这种地方抢劫我们,等于是谋杀啊!”

“在沙漠里我们死了也是白死。不过,他为什么说长生天会保佑我们?我觉得不太吉利。”黎簇摸了摸脸上的水,忽然就看到,一座礁石山从他们身后掠过。

黎簇呆了呆,梁湾也吓白了,她道:“这里的海子里有礁石,都是地下山脉的山尖,有时候地下暗河的水会从礁石上直接喷出来。”

“这配备也太齐全了!”苏万道,刚说完,杨好大吼:“往边上,要撞上了。”

同时,这根胡杨木就撞上了一块只浮出水面一巴掌高的礁石上,胡杨木狠狠地震了一下,接着擦着礁石过去,把梁湾和苏万两个人直接刮走了。

两人撞在礁石上,没了动静。黎簇急了,对杨好大吼把苏万抓回来,脱手就去追梁湾。

还没游出去七八米,黎簇感到小腹猛地被击打了一下,整个人被水下的暗礁撞得飞出水面,又拍进水里,瞬间失去了知觉。